楠槡

最后,我还是放下了

2019-08-22

分手后一周了。

上周三,14号,她在微信上给我发了,我们分开吧,你认真考虑下。

我回复了一个,嗯。

我没想到,这段持续了三年的感情,就会这般结束,虽然我一直有想过,我们或许不合适,或许我们都忍受不了彼此的脾气与坏毛病,但真到了这一天,尘埃落定,一切散场时,又显得分外不舍。

我给朋友发消息,让他过去帮我收拾东西,我想直接搬家回老家。还好叫来了朋友,如果只是我一个人,我怕是最后还是独自在出租屋里哭到她下班回来。在朋友的劝解和开导下,我从回忆中抽出了自己,叫了顺风车,开始收拾东西。

当然,整个人都是懵的,我很难从一种习惯中抽出自己,很难很难。看着满屋的东西,都是回忆,我和她逛超市买回来的日用品,家电,水杯。刚领养回来还不到一个月的小猫图图,一切的一切,都让我不愿意离开。我把分别想的太过简单,于是,就瘫坐在床上,给她发消息。她却冷静的很,跟我说了很多,劝说,我们分开,就是因为不合适,越拖,越难受,越难以割舍,我想,是的。

但是,哪怕就如她所说,这三年在同居之前,我们就如同网恋一般,一年见面的时间都不超过100个小时,我任然还是放不下。可能是,我对这段感情投入了太多了吧,一厢情愿的把它看的太过重要了。

2016年七夕,远在上海实习的她给我买了一个罗技的G302的鼠标,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礼物,那段时间我们每天都聊天,天南地北。2017年的春天,她马上要结束实习回来,我看看镜子里的自己,决定开始减肥,从190斤,到156斤,我只花了两个多月,而她,就是让我坚持不懈的动力来源。

后来,我们毕业,她和闺蜜一起租房子,我专升本继续读书,那一年,关系渐渐的淡了。后来她跟我说,你不要总是想着什么我不要你,要分手,如果要分手,那段我们不联系,她一个人在苦苦的工作生活的时候就分开了,我不知道怎么回答。最后,我们还是分开了,这句话回想起来,不免有些戏谑。

我承认,我有时候很小肚鸡肠,会有一定的控制欲。住在一起之后,我悄悄的看了她和游戏朋友的聊天记录,他们互道晚安,互相倾述,我有些难受,内心里留下了一些间隙,因为很多事情和很多话,她都没有和我说过。我不知道,她说,人不可能毫无保留的全抛一片心,我只能点头说是的。

压死骆驼需要很多稻草,最后一根固然重要,但稻草堆的积累,自然不是一瞬间就完成了。无数生活中的细节,让我们越走越远。其实我早就有跟朋友说过,我想分手了,觉得这份感情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,到后来,我们就像两个很熟悉的朋友,室友,已经没有情侣之间该有的那种状态。所以,我还是懦弱的,因为,最后提出来的,是她。

分手之后,我很难受,因为没办法不去想她,一些细节,生活上的细节。晚上睡不着,闭上眼就是她出现在眼前,挥之不去。白天,朋友陪我聊天,开着车在城市里闲逛,去吃东西,去玩游戏,聊天,让我不去想。我也敞开心扉的去跟他们聊我的过往,说出我心里想法。

直到上周末,18号,是她的生日,我和她生日只相隔两天,但是却从来没一起过过一次。我早上六点出发,四个小时赶到武汉,回到我们一起租下的出租屋,陪她过生日,然后道别,好聚好散,朋友笑称,你这就是感动自己,世界上最傻的事情。

路上想了很多,但是,真正见面了,却不知道说些什么。我提前定的蛋糕到了,两个人各吃了一小块,我收拾了上次没带完的东西。我尝试着想要挽留,但话一出口,就带哭腔,宛如一只摇尾乞怜的小狗。

她说,我们现在还年轻,既然彼此都不合适,那就分开,也不是谁离了谁就活不了,在感情方面,她比我更成熟冷静。我们都是彼此的初恋,从青葱的大学校园,到工作后的繁杂琐事,一路走来,可能,真的就是不合适吧。

然后,她说和她闺蜜一起去过生日了,我抱了抱她,眼泪流了出来,我说,我怕我放不下啊,真的舍不得。

她没有说话,开门离开,我说,我帮你把垃圾带下去吧。沉默无言的等电梯,下楼,扔垃圾,她打开伞,拎着蛋糕去找她闺蜜,我说,你就这样走了吗?她回头瞥了一眼,终究是连一句再见,都没有了。

等顺风车回家,坐在出租屋里,可能是最近哭的太多了吧,已经挤不出眼泪了,她马上要和公司一起出国,而我回小县城备考,自是天各一方,不相往来了。算是和平分手吧,有着联系方式,但是,应该不会联系了。

这一天唯一的收获,可能是她说出了我们最大的问题吧,我呢,表面上看起来,总是一堆计划打算,胸有成竹。但事实上,总是抱怨不断,并没有真正去做过什么事情。我突然想到个词,吊儿郎当,分外贴切。她说我给不了她安全感,她自己的工作很不稳定,也不是那种可以积累和长期发展的事业,她觉得自己的未来很脆弱,摇摇欲坠,而我,给不了她最需要的,这种稳定,安全的感觉,这就是病因。而两人的相处方式,不愿意沟通,冷漠,冷战,以及我偶尔爆发的控制欲和话痨,则是无数根压在骆驼背上的稻草。

我奢望着有一天我们能重归于好,重新开始。

但她说,不要跟我提虚无缥缈的以后。

只要是以后,就谁也不知道。

如今,一个星期了,我想,我应该放下了吧。就像她说的,并不是谁离开了谁,就活不下去,也没到非要谈婚论嫁的年龄,那不如就分开吧,各自安好。

我想,是啊,我一直认为,她就是我值得付出一生和一切的那个人,可是,对方却不一定这么认为,那我还苦苦坚持又是为何呢?哪怕真的想要证明给她看,我是值得托付一生的那个人,我现在的状态,未免太过可笑了些,浑浑噩噩,一事无成。所以我何必苦苦坚持着挽留呢?

我,这也算是,自己跟自己和解了吧。


YOU 1<U 》  会 员 . 专 . 季 .  我 走 不 出 来

Tags: Writing
使用支付宝打赏
使用微信打赏

若你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帮助,点击上方按钮请我喝杯咖啡☕

若文章中存在问题,或您有任何意见和疑问,均可与我联系

扫描二维码,分享此文章 📱